欢迎访问海南省信用协会网站!

信用资讯
加入本会
会员自律公约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企业的立身之本。为树立诚实守信的社会风气,创造信用至上的经济环境,让守信成为企业经营的基本准则,海南省信...[详情]
国际资讯

世行行长提名锁定 美副财长成唯一候选人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3-18  浏览次数:
分享:

第一财经记者从世界银行(下称“世行”)获悉,下届世行行长职位提名期已经于美国东部时间3月14日上午9时结束,世行执行董事会确认,仅收到一个提名,即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

 

根据此前宣布的程序,世行执行董事会将于未来几日在华盛顿对候选人进行正式审核,并将在4月12~14日的世行2019年春季会议前完成行长遴选流程。

 

按照世行执行董事会的规定,在提名截止后,世行执行董事会往年可以提出一个最多三名候选人的短名单,并在征得入围候选人同意后公布其姓名,譬如当年世行前行长金墉就面对了来自于尼日利亚和哥伦比亚候选人的挑战。而此次,唯一候选人这样的结果,显示各方对美方候选人提出挑战的兴趣不大。

 

与特朗普“保持距离”

 

在世行正式确认马尔帕斯的提名之前,他一直在欧洲和亚洲主要国家拜票。虽然美国是世行最大股东,拥有15.85%的投票权,然而理论上世行行长人选仍要由25人组成的世行执行董事会作出决定。

 

世行前六大股东直接派任执董,其余执董则按选区通过选举产生,前六大股东分别为美国(15.85%)、日本(6.84%)、中国(4.42%)、德国(4.00%)、法国(3.75%)和英国(3.75%),而此前马尔帕斯的拜票之旅也包括了上述大部分国家。

 

一位在多边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洲的票非常重要。美欧之间的“绅士协议”,在加上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国,投票权加起来超过50%。

 

由于马尔帕斯被视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忠诚拥趸,各方在听到提名之初,曾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忧虑,担忧马尔帕斯在世行执行“美国优先”政策,不过此后马尔帕斯在各地拜访时,极力打消世行执董们的疑虑,并刻意与特朗普的政策保持一定距离,特别是在欧洲非常在意的气候变化问题上。马尔帕斯在行程中反复对欧洲领导人们确认,他上任后不会对世行此方面业务做出更改。

 

前述资深人士对此也表示不必多虑。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想要改变世行这样大机构的工作日程,并非当了行长就一定可能实现的,这类大型机构都有自身惯性,而唯一可以作出改变的时机就是在制定类似于下一个“2020”、“2030”等发展目标时,可以在语句、用词上作出改变,这也会改变一些项目的方向或去留。

 

美国前任财政部官员、现任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美国莫里斯(Scott Morris)也认为,目前马尔帕斯正在同自己过去的职位保持距离,他发出的信息是将致力于实施去年世行在增资中提出的议程,而不是把世行往回拖。

 

莫里斯补充说,在没有其他候选人的情况下,世行执行董事会拒绝马尔帕斯提名一事,将是“极不可能的”。

 

前述资深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实际投票中还有一些国家经常投弃权票,因此反对美方提名从操作上来讲并不容易。

 

经济学家重掌世行

 

美国是世行最大的股东,此前12任世行行长均由美国提名。这源于欧洲和美国在1945年达成的“绅士协议”,即所有世行行长都是美国人,而所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都来自欧洲。此前的12位世行行长中,有7位银行家,占比近60%,从概率上来看,经济学家成为世行掌门人是大概率事件。

 

据第一财经记者对以往10年世行候选人的统计,出身美国财政部的人选居多。这同世行的甄选要求相关,通常,候选人必须符合以下五项标准:经过实践证明的领导力记录;具有管理大型国际组织的经验,熟悉公共部门;能够表达世界银行集团发展使命的清晰愿景;对多边合作的坚定承诺与赞赏;有效和外交沟通技巧,在履行职责时秉承公正性与客观性。

 

除了担任世行行长职位之外,实际上这一人选要掌管的世行集团体系内机构也非常繁杂。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世行行长还将顺理成章地成为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和国际开发协会(IDA)执行董事会的主席,同时也将是国际金融公司(IFC)、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董事会的当然主席。

 

“ 懂经济”、“懂金融”是成为世行行长的优先要求,金墉当年就因为缺乏相关经验而被诟病,从这个角度看,相较而言曾任贝尔斯登经济学家、现担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更符合上述甄选要求。

 

在贝尔斯登2008年破产之前马尔帕斯曾经在该投行任职。2017年,他加入特朗普政府的财政部,此前他曾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的财政部和国务院担任过副助理部长职位。

 

作为特朗普政府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他本身工作就同世行密切相关,他是在二十国集团峰会等场合代表美方出席的财政部官员,同时也直接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世行进行业务往来。

 

“听到特朗普政府对他的提名时,我有点惊讶。虽然他支持特朗普并为美国财政部工作,但他并不是一个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前主任贝尔(Steve Bell)在上个世纪80年代和马尔帕斯是同事,他说,“他是不会去世行做疯狂的事情的。”


海南省信用协会  Copyright © 2016-2020 HNCA.  备案号码:琼ICP备17000172号-1   技术支持:唐汉网络